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期刊雜志論文投稿,核心期刊論文發表網站!!!
“課題、教材、著作、專利” 評職加分高 評職有優勢
樹人論文網_職稱論文發表_期刊雜志論文投稿_論文發表期刊_核心期刊論文發表
400-6800-558

典型社會關系下的現代漢語恭維言語行為研究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19-06-25 編輯:lunwenfabiao 瀏覽次數:
摘要: 本研究利用電視劇《蝸居》與小說《駐京辦主任》等貼合現代人心理語言環境的場景對話為語料,整合典型社會關系下的現代漢語恭維言語行為,從恭維言語行為的外在社會關系這一方
職稱論文發表

  本研究利用電視劇《蝸居》與小說《駐京辦主任》等貼合現代人心理語言環境的場景對話為語料,整合典型社會關系下的現代漢語恭維言語行為,從恭維言語行為的外在社會關系這一方向入手,探究恭維言語行為目的對恭維程度深淺的影響,從社會語言學角度闡釋現代漢語恭維言語行為的特征,并從中透視當代中國人的社會文化心理對語言習慣的影響。

  《現代語文(語言研究)》全面關注語言、文學及語文教學的最新發展,突出時代性、實用性和學術性特色,體現大語文觀念,服務于母語教學及社會語言運用。本刊面向語言學專家一線語文教師和在校研究生,展示名家新秀的語言研究成果,提供純理論的語言學術交流平臺。

  一、引言

  恭維是人們日常交際經常需要使用的禮貌性言語行為,是說話人對聽話人所具有的某種雙方認可的優勢或長處進行積極評價的言語行為。中國作為“面子”文化發達的國家,恭維言語行為是人們在日常交際中處理社會關系必不可少的言語行為。恭維言語行為研究是社會語言學研究的一個重要方面。近年來,國內外對恭維語做了大量調查研究,但國內研究以英漢對比居多,如:貢獻(1997)、蔡春弛(2003)、李慧(2011)等。其次,還出現了一些根據言語使用者主體的不同特征而進行的對比研究,或研究性別差異對恭維言語行為的影響,如:余艷娟(2005)、魏耀章(2011)等,或研究年齡差異對其影響,如:方瑞芬(2008)等。從研究內容來看,已有的研究多將恭維語和恭維應答語作為整體一起研究,專門針對恭維言語行為單方向的深入研究不多;從研究語料涉及的關系角度看,家庭情景下的漢語恭維語研究居多,沒有系統統攝整個人際關系語境,對恭維言語行為的解析略顯單薄;此外,對漢語恭維言語行為程度深淺及真偽性的研究論述還未出現。基于此,本研究從社會現實劇《蝸居》和官場小說《駐京辦主任》中選取與當代生活密切相關的恭維場景作為語料,所取語料涵蓋了不同的社會關系,打破了以往研究只選取某一方面關系的局限,為了保證研究質量,將對恭維應答語的研究剔除研究范圍,從恭維語與語境中對話雙方的社會關系入手,具體探究恭維言語行為目的性大小對恭維程度深淺及真偽性的影響。

  二、目的性與恭維程度深淺及真偽性

  我們在收集恭維語料及語料對現實恭維場景進行分析的過程中發現,在恭維言語行為中,有一類帶有明顯的希望對方滿足自己要求的目的性,這類恭維言語行為的恭維程度最深,而與此完全相反的,為另一類脫離了直接或間接功利目的、而僅僅出于贊賞或調侃聽話者目的的恭維言語行為,顯然這一類恭維話語程度也是最淺的。在許多研究者看來,這類恭維言語行為被排除恭維范疇,但本研究將其作為恭維程度深淺及真值的下限。我們借用“真值”這一概念來表示恭維的真偽性,真值越大,越具有真實性;恭維色彩越濃,恭維程度越深。恭維言語行為的真偽性及恭維深淺程度與言語主體選擇恭維言語行為的目的密切相關,具體呈現為正相關,即言語主體選擇恭維言語行為的目的性越強,其恭維真值越大,恭維程度越深。而處于二者之間的,從前一類到后一類之間,還存在著因目的性不同而程度自深至淺、真值由大到小的恭維言語行為。這樣看來,似乎結論是分析語料前就可以得到的,但實際情況是,影響恭維程度深淺及真偽性的語言外部因素,除了實施恭維言語行為主體的目的性,還受恭維者和被恭維者之間的社會關系影響。

  三、典型社會關系下的目的性與恭維程度深淺及真偽性

  通過調查問卷的方式,我們統計得出了人們對不同社會關系類型下恭維言語行為程度深淺的傾向性排序。我們將所收集到的恭維言語行為語料,根據會話雙方的社會關系和恭維者實施恭維言語行為的目的性大小,將恭維言語行為劃分為八種類別,將八種類別恭維言語行為實例和相關語境打亂順序隨機呈現,給受調查者1~10從低到高的離散分值,分別表示受調查者所認為的恭維言語行為程度深淺。受調查者為在校大學生、公司或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其中公司或事業單位工作人員中職位高低者均有。我們共回收103份問卷,其中有效問卷97份,通過對97份有效問卷的結果統計,得出每類恭維言語行為恭維程度深淺的平均分值,結果如下:

  從調查統計結果可以發現,伴隨不同深淺程度和真值大小的,除了恭維者實施恭維言語行為的目的性大小外,還有恭維言語行為的會話主體之間的社會關系。為了進一步闡明這一論述,我們將以目的為基準,以會話主體之間社會關系為線索,按照恭維真值由大到小、恭維程度由深到淺的方向,將八類恭維言語行為描述如下:

  (一)恭維帶有明顯的直接功利性目的,即恭維者有求于被恭維者,并且希望被恭維者滿足自己的要求,且恭維者與被恭維者的社會身份、地位存在懸殊,恭維程度最深,真值最大。

  (1)“可不,大哥這個人吐個唾沫就是釘,仗義!”陳富忠眉飛色舞地恭維道,“賈市長,我相中紡織廠那塊地了,地點好,不用動遷,搞開發準賺!”(小說《駐京辦主任》)

  (2)“大哥,您就看著咱倆是老鄉的份上,您就幫兄弟一把,您的大恩大德,我是永世不忘。”(電視劇《蝸居》第七集)

  例(1)中,陳富忠希望賈市長可以幫助自己劃地開發,帶有強烈的目的性,且二者之間存在社會地位的懸殊,因此恭維程度深,恭維話語真值大;例(2)中,陳寺福希望宋思明在招標中幫助他奪標,與例(1)情況類似。

  (二)因自己有求于對方的功利性目的得到了滿足而進行的恭維言語行為,即被恭維者幫助恭維者完成了某件事情,或為其完成某件事情提供了可行性建議,且恭維言語行為主體與被恭維者身份地位亦存在懸殊,其恭維程度居于第二位。

  (3)“大哥,你可真是我們地產界的諸葛亮,啊,你這大筆一揮,也在雁翎湖邊兒上畫了這么一個圈,這項目呀就全都活了,嘿嘿!”(電視劇《蝸居》第十一集)

  例(3)中,為宋思明告訴房地產經理他所有的荒地將來可建成高層公寓,經理因為自己的功利性目的得到滿足而恭維宋思明。經理和宋思明存在社會地位的差距,這樣的恭維言語行為恭維程度及真值僅次于第一類,居于第二。

  (三)恭維帶有間接的功利性目的,且恭維者與被恭維者存在身份地位的懸殊,其恭維程度及真值次于第二類。所謂間接的功利性目的,是指恭維者選擇恭維言語行為,是為了日后能夠得到被恭維者的關照或幫助,即為了發展與被恭維者的良好關系或日后自己的功利性目的得到對方滿足而進行恭維言語行為。

  (4)“好,好,好,技術真不錯!”

  “行啊,你這球打得不錯。你小子最近偷著練球了吧?”

  “哎呦,我要不勤著練,哪能跟得上你啊?”(電視劇《蝸居》第四集)

  例(4)中恭維者陳寺福與被恭維者宋思明存在社會地位差距,通過恭維可以發展與宋思明之間的關系,從而為日后其幫助自己做鋪墊。可見,陳寺福所進行的是間接目的的恭維,恭維程度及真值大小處于第三位。

  (四)恭維者進行恭維言語行為是為了對方滿足自己的直接目的,且恭維者與被恭維者不存在懸殊的身份地位,恭其恭維程度處于第四位。

  (5)“你的氣質、談吐、美貌、性感的身體,讓我無時無刻不想你。你知道,我守著一個癱子十幾年了,我內心世界很苦,是你到這個家后,燃起我重新尋找愛的勇氣。你放心,我愛你,我一定要娶你。”(小說《駐京辦主任》)

  例(5)為袁錫藩對林娟娟的恭維,二人不存在社會身份、地位的懸殊。袁希望林滿足自己情感上的需求,其恭維程度居于第四位。

  (五)恭維者進行恭維言語行為是因為對方滿足了自己的目的,且恭維者與被恭維者不存在身份地位的懸殊,其恭維程度處于第五位。

  (6)“額的神呢,老公,你簡直太偉大了!你不就是魯迅筆下那個孺子牛嗎?吃草擠奶。你是怎么存的呀?”(電視劇《蝸居》第四集)

  (7)“六萬,太厲害了咱媽!哎呀,這關鍵時候還是要看老同志的!老公,我愛死你了!”(電視劇《蝸居》第四集)

  例(6)語境為海藻問小貝有多少存款,小貝說還有六萬多,海藻驚喜,對小貝進行恭維。小貝的存款可以幫助海藻的姐姐海萍解決困難,二人并不存在社會身份地位差距,海藻的恭維是因為對方滿足了自己的目的。例(7)與例(6)類似,這類恭維言語行為程度相對前四種已較輕。

  (六)恭維者進行恭維言語行為是為了發展與對方的良好關系,恭維者與被恭維者不存在社會身份地位的懸殊,以便日后對方可以滿足自己的目的,其恭維程度處于第六位。

  (8)“我說你這可是真人不露相啊,這什么好事都讓你一個人攤了,你又得利,又出名,你說你這么神通廣大,你當初管我借什么高利貸啊,這四大銀行不都是你們家的嗎?”(電視劇《蝸居》第二十七集)

  例(8)為蘇淳同事得知蘇淳升職后對蘇淳的恭維,目的是為了加深與蘇淳的關系,并暗含了希望蘇淳日后在工作上幫助自己,二人之間不存在社會身份、地位差距,這類恭維言語行為程度更輕,真值更小。

  (七)恭維者進行恭維言語行為僅僅出于贊賞的目的,沒有其他直接或間接的目的,其恭維程度較淺,恭維真值偏小。這種情況多出現于身份地位差別不大的對話者之間,或者對話雙方雖然身份地位懸殊,但二者因關系密切,便消除了彼此的隔閡。

  (9)“喲,小郭,這裙子真漂亮!”

  “真的啊?”(電視劇《蝸居》第四集)

  (10)“太棒了,真不是蓋的!您怎么會有這么棒的車呢?”

  “朋友的。”

  “您朋友真舍得,肯借您這么棒的車。(電視劇《蝸居》第五集)

  例(9)為室友恭維海藻的裙子漂亮,二者不存在社會身份、地位的差距,且室友這樣的恭維僅僅處于贊賞目的;例(10)為海藻稱贊宋思明的路虎,盡管海藻與宋思明身份地位相差懸殊,但此時二人以朋友或兄妹的關系相處,因此海藻這樣的恭維僅僅處于贊賞和驚嘆,并沒有什么實際目的。這類恭維言語行為程度很輕,真值很小,已接近偽恭維。

  (八)恭維者用恭維的方式調侃對方,此時雙方身份地位相差不大,或者雙方雖然身份地位相差懸殊,但彼此因關系密切便消解了身份地位的差距,其恭維程度最淺,恭維真值最小。

  (11)“喲,郭姐,我看你現在還真是活地圖嘿,大家問路都找你。”(電視劇《蝸居》第二集)

  (12)好了,你是當今柳下惠,坐懷不亂,不過,你今晚不亂也不行!”劉鳳云說完, 一頭扎進周永年的懷里,兩個人互相摟著溫存起來。(小說《駐京辦主任》)

  例(11)為海萍的同事問海萍南平路怎么走,海萍非常迅速地把乘車及換乘路線說了出來,鄰桌同事對海萍的恭維實則是一種調侃,調侃海萍為買房而奔波的辛苦。例(12)中,劉鳳云對丈夫的恭維也是一種調侃,這類恭維言語行為恭維程度最小,真值最低。

  以上所列恭維程度由深到淺、恭維真值由大到小的8種類型的恭維話語,按照社會關系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為會話雙方存在社會身份、地位的差異(包含例(1)~(3)類恭維話語)。另一類為會話雙方不存在社會身份、地位的差異或者因會話雙方關系密切而消解了二者社會身份、地位的差異(包含例(4)~(6)類恭維話語)。前一類人際關系背景下所進行的恭維言語行為,其程度及真值都大于第二類。表1統計結果也顯示,例(3)與例(4)兩類恭維言語行為之間恭維程度平均分值差比前三類大。在第一類人際關系下,目的性的大小是影響恭維話語真值及程度深淺的重要因素,例(1)~(3)類恭維話語中,例(1)為恭維者有求于被恭維者,恭維帶有直接的功利性目的;例(2)為恭維者在被恭維者已經滿足了自己的功利性目的后進行恭維。例(1)與例(2)都與恭維者企求于被恭維者的直接功利性目的有關。例(3)為間接的功利性目的,即恭維者進行恭維是為日后長遠的功利性目的計。相比之下,例(3)類恭維言語行為出現的頻率是較高的。從例(1)到第例(3),恭維言語行為的目的性逐次降低,其恭維真值及程度也就逐次減小。位于恭維言語行為真值及程度深淺下限的是例(7)與例(8)兩類恭維言語行為。表1統計結果顯示,從例(6)例(7)恭維程度平均分值差,明顯大于之前各類恭維言語行為之間的差值。例(7)中的恭維話語,其贊賞、表揚、驚嘆、安慰的色彩濃厚,恭維者本身進行恭維言語行為選擇并不帶有明確的目的性,這極大地降低了此類恭維話語的真值和程度。例(8)中,恭維話語在恭維的表面下,表達的是對被恭維者的調侃甚至諷刺,恭維程度和真值已降到最低,我們稱其為“偽恭維”。關于“偽恭維”算不算恭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本研究將其作為恭維話語真值及程度的最下限而列入恭維話語的范疇,因其措辭、詞語結構、輔助成分、句式等都符合恭維話語的標準,只是在感情色彩上,“假恭維”借助說話者的語氣表達了一種調侃或諷刺。

  四、結語

  本文從社會關系層面對現代漢語恭維言語行為的程度深淺及真偽性進行了分析和探討。恭維言語行為主體實施恭維言語的目的性大小是影響恭維言語行為程度深淺及真偽性的重要因素,而與目的性密切相關的是恭維者與被恭維者的社會關系。我們根據會話雙方的社會關系和恭維言語行為主體進行恭維的目的性大小,將恭維言語行為劃分出了八個程度等級。在同一社會關系范疇下,選擇恭維言語行為的目的性越強,其恭維話語的真值越大,且其恭維程度越深。

  參考文獻:

  [1]蔡春馳.英漢恭維語的對比研究[J].浙江教育學院學報,2003,

  (2).

  [2]戴慶廈.社會語言學概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

  [3]方瑞芬.漢語語境中恭維語和恭維應答年齡差異研究[J].安徽

  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8,(6).

  [4]貢獻.恭維答語——英漢言語行為對比[J].解放軍外語學院學

  報,1997,(3).

  [5]李慧,李經偉,焦新平.中國學生英漢恭維應答言語行為的實

  證研究[J].外語與外語教學,2011,(5).

  [6]孫煒,周士宏,申莉編著.社會語言學導論[M].北京:世界知

  識出版社,2010.

  [7]魏耀章.恭維語的性別差異研究[J].西安外國語學院學報,2001,

  (1).

  [8]游汝杰,鄒嘉彥.社會語言學教程(第二版)[M].上海:復旦大

  學出版社,2009.

  [9]余艷娟.漢語恭維答語中性別差異的研究[J].理工高教研究,

  2005,(2).

神秘东方免费试玩